权相元载的倒台 – 作者:孟宪实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5-02-24 08:34 ė 6没有评论

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

唐代宗大历十二年,公元777年。这年三月,内忧外患的唐朝,爆出一个期待已久的大新闻,权相元载被抓了!这是一颗巨大的震撼弹,朝野内外,无不震惊。事后诸葛亮们很快反应过来,老神在在地说:这是早晚的事!更多的人像吃了定心丸,大家的共同反应是:终于动手了。

元载的专权已非一日,贪腐的劣行更是公开的秘密。他为相多年,门生故吏遍天下,在京城和地方要司遍插亲信,想要升迁不走元载的门路定死无疑。史载“江、淮方面,京辇要司,皆排去忠良,引用贪猥。货贿公行,近年以来,未有其比”。又吃下巨额财富,在京城长安的大宁里、安仁里兴建两处豪华宅第,在长安城南购置肥美田庄,阡陌交通,绵延数里,在东都洛阳营建园林式私宅。

元载倒台后被抄家,财产充公。大宁里、安仁里的府邸竟然能足够分配给京城百官办公居住,东都的私家园林竟能被改建成一座皇家宫苑,足见规模宏伟,室宇奢广,称绝当时。房子如此绝大,里面的美女珍玩亦是绝佳,名姝天姿国色、异乐天籁之音均在皇宫之上。积攒的名贵西域调味香料胡椒有八百石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六十多吨,炼丹药材石钟乳有五百两之多,要知道当年唐太宗赏赐名臣高季辅的石钟乳也仅仅是一剂而已。金银珠宝太平常,没人有耐心去数。

当元载确认倒台之后,人们才慢慢联想起很多事,原来一切都是有征兆的。

早在大历五年的时候,有消息从宫中传出,说皇帝对于元载的贪腐专权已经很不满,但念在昔日功劳,曾经帮助皇帝铲除李辅国、程元振、鱼朝恩等宦官势力,所以还希望君臣之分得以善终。有人说,皇帝曾经很明确地暗示元载,物极必反,凡事应该适可而止。但是元载装聋作哑,没往心里去。

其实,元载也没有糊涂到家。元载的一个门客写了一篇文章,叫做《都卢寻橦篇》,告诫元载所处的危局。据说元载读后大哭。显然,元载并非不知自己处境,但这条路走得太远了,覆水难收。比如收受贿赂,以前凡事都收钱,不给钱不要说事办不成,反而会被找麻烦。现在你收手不干了,那么手下的人会以为首长生气了,自己要倒大霉了。元载的一个朋友找元载,希望弄个一官半职。元载看看他什么也干不成,就派他到河北藩镇那里去,并给他带上一封信。路上,朋友打开信一看,除了一个简单的签名,什么字都没写,心里很不高兴,认为元载不办事。没有想到,河北藩镇一见元载的信,大喜过望,立刻上宾款待,临行,赠绢千匹,这相当于一夜暴富。朋友高兴了,他真的没有想到元载的威力。只要确证是元载所需,根本不用提出具体要求,天下有实力的人皆明此理,否则元载怎能算大贪呢。

元载第一次被实名举报是在永泰元年(765),华原县令顾繇就检举元载的几个儿子仗父亲威势招权纳贿。代宗将顾繇流放锦州,放元载一马。大历六年(771)四月,成都司録李少良上书实名举报元载弄权贪腐。代宗举措耐人寻味,李少良被皇帝接到宫内,一种元载最不希望的情形是皇帝要听取详细汇报。其实,皇帝很可能意在保护李少良。没有想到,李少良自鸣得意,先将此事告诉了友人韦颂,韦颂又告诉了陆珽,偏偏陆珽是元载的党羽。元载闻知后就此事要求代宗。代宗要在元载和李少良之间做出抉择,而要扳倒元载,必须做出更多的安排。最后李少良做出牺牲,被杖杀。此事,还是惊动了元载。他从此关闭了大门,亲朋好友一概拒绝往来。不过这很可能仅仅是一个公开的姿态而已,而史书的记载是“由是非党与不复接”,他自己的党羽还是要保持来往的。

李少良事件是元载噩梦的开始。皇帝或许已经下决心不让李少良白白牺牲。元载感觉到了被皇帝疏离,很多重要的人事安排都不再与元载商议了。李少良死后四个月,皇帝把浙西观察使李栖筠调回朝廷,担任御史大夫。御史大夫的主要工作就是惩治贪腐。李栖筠当然不是元载一党,元载应该感到丝丝寒意了。

大历八年(773)五月,李栖筠不负众望,拿下元载党羽吏部侍郎徐浩、薛邕。贬徐浩明州别驾,薛邕歙州刺史。两个月之后,又一个新闻在长安盛传,晋州人郇谟长安恸哭。事情发生在东市,郇谟不哭自己,不哭亲友,专哭国家。他指斥明确,元载祸国殃民,别无他法,只剩下恸哭了。长安街谈巷议,都在议论此事。负责巡察东市查访民情的殿中侍御史杨护摄于元载的威势,或者他可能就是元载集团中人,有意隐匿不报。可是他不知道,代宗已经将郇谟接进大内,赐以衣食,并访以朝政得失,百姓疾苦。郇谟言辞之间,无不指向元载当政之失。杨护贬官南方。

很多人都感到火候差不多了,但是元载依然担任宰相。盼望中的大事,始终没有发生。代宗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?史书不作解释。考察当时的形势,只有河北问题,最有可能牵动代宗的精力。安史之乱后,安史旧部控制了河北三镇,中央无力平定,只好妥协。其中,李正己、田承嗣和李宝臣是最大的三个军阀。大历十二年,河北一番动荡之后,终于平静下来,与中央的关系,也进入一种新平衡状态。关节点,就是三月,代宗决定不再追究田承嗣的罪行,恢复他的一切官职。这样一来,表面上,河北依旧称臣,但是所有事情都自己决定。《资治通鉴》的评价是“虽在中国名藩臣,而实如蛮貊异域焉”。

代宗没有了后顾之忧,开始全力解决元载问题。

三月河北平静下来,四月就有人告发,说元载在家里搞活动,即“夜醮”,也就是深更半夜请一帮道士在家里作法。这事真实与否都不重要,但这促使皇帝采取行动。代宗知道元载势力极大,所以此前只能跟自己的舅舅左金吾大将军吴凑秘密商议此事。三月二十八日,元载毫无察觉,照常上班。政事堂大门一声巨响被打开,吴凑带兵破门而入,先控制元载,再宣布皇帝命令。与此同时,其他地方都有行动,元载人马一网打尽。

元载贪腐,很多事都不是他亲自所为。他的家人,包括妻子儿子,各个贪赃狼藉。还有他的一群属官,最有名的叫卓英倩,都是贪赃好手。“士之求进者,不结其子弟及主书卓英倩等,无由自达”。被逮捕的第二天,皇帝就下达了“诛元载敕”(杀元载令),在历数元载罪恶的时候,有“纳受赃私,货鬻官秩”的常见罪行,还有“凶妻忍害,暴子侵牟”,这是伙同家人犯罪。元载的妻子,是王忠嗣之女,可惜了王忠嗣一世英名。元载夫妻和几个儿子,同时被杀。随着元载清赃工作的进行,皇帝怒气不消反涨。五月下令挖掘元载祖坟,断棺弃尸。毁了元载的家庙,焚毁主神牌位。元载也曾光宗耀祖,如今祖宗反而受到牵连。

元载是被赐自尽的。多数的自尽并不是自杀,而是被人勒死。万年县是元载的死所。临死,元载到底作何感想,史无说明。仅仅的记载是:元载对行刑的人说,越快越好。行刑人说:请相公原谅,您还得稍微受点罪。因为不想听到元载临死的叫声,主刑者脱下自己的臭袜子塞进元载的嘴里,然后用力拉动那条白色的丝带。

元载当了十六年宰相,如果他早些离开相位,代宗绝不会难为他。

如果他夫人、他的属吏不是那么贪财,或许他的犯罪不会如此严重。

有任何如果发生,元载的人生都不会如此结局。

本文作者孟宪实,选自腾讯《大家》专栏,由腾讯《大家》(微信号:ipress)授权罗辑思维转载。

非常感谢大家创作或推荐好文供大家分享学习,有关稿费支付及知识产权事宜请发邮件至dushuren@luojilab.com

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如果——

如果元载不逼着唐代宗在他和李少良之间选择,元载就不会死。

贪赃从来不是权臣下场的主因。

让皇帝害怕你才是核心。

代宗被元载绑架。

元载被自己亲手织就的权力网络绑架。

已经非要鱼死网破不可了。

相比起来,明代的严嵩贪赃更多,当权更久,为何嘉靖皇帝不杀他?

老狗没牙。“去留在我”嘛。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