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阴谋,其实好难 – 作者:韦茜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5-03-09 08:13 ė 6评论关闭

阴谋在真实世界的操作中,总是充满了随机和意外,和阴谋论假设的完美世界完全不同。

作为当今世界最著名的怀疑论者,舍默博士一直在孜孜不倦地研究,人们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相信世间一切稀奇古怪的东西。在他的新书《The Believing Brain》里,舍默从“相信在前、证明在后”的角度,对阴谋论进行了剥茧抽丝般的深刻剖析。

舍默作为一名历史学博士,用详尽的史实细节来说明了历史上最著名的阴谋之一,萨拉热窝事件在实际操作中是多么地状况频出、意外重重。

斐迪南大公被刺是20世界影响最深远的暗杀行动之一,它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,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由秘密极端组织“黑手社”策划的阴谋。黑手社的政治目的是将塞尔维亚从奥匈帝国中独立出去。

斐迪南大公作为奥匈帝国的王储,来到萨拉热窝是为了参观一场军事演习和一家国立博物馆的开幕。

1914年6月28日清晨,斐迪南大公一大早就来到了火车站,然后和随从一行分别乘坐了六辆小汽车驶入了萨拉热窝城,王储夫妇坐在第三辆的敞篷车里。大公还特别嘱咐司机要慢悠悠地开,以便他可以好好地欣赏一番萨拉热窝城的美景,殊不知在前方不远处,暗杀行动的首领Ilic已经安排好了六名全副武装的刺客在等着他。

当车队驶入了第一个刺客埋伏的区域,头两名杀手Mehmedbasic和Cubrilovic,都因为害怕掉了链子,这时第三名刺客Cabrinovic冲了出来,准确地向了第三辆汽车投出了炸弹,可惜被车篷弹到地上,在大公夫妇身后的第四辆车爆炸,碎片击伤了随从、几个警察和路人。

在一片混乱之中,Cabrinovic吞下了组织首领防止刺客被抓而分发的毒药,跳入了附近的米利亚茨卡河。

但不巧的是那条河是如此之浅根本淹没不了人,而毒药也失效了,Cabrinovic被人群抓住,痛打了一顿之后扭送警察局。

剩下的其他三个杀手,Popovic,Trifun和最后成为关键人物的普林西普,都见势不妙立马脚底抹油偷偷溜走了。

正如最精心策划的阴谋也难以按照剧本走,这个暗杀计划以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节奏进行了下去。

斐迪南大公在虚惊一场之后居然还是决定完成整个行程,于是继续参加了市长在市政厅给他举办的欢迎仪式。

在仪式上大公发表了演说并且把市长臭骂了一顿,“我是来参观做客的,迎接我的居然是炸弹!”大公一边愤怒地指责,一边挥舞着手中沾满了鲜血的演讲稿,那是从第四辆车里拿出来的,“所幸我看到人民的脸上都充满了对暗杀失败的喜悦之情”。然后大公作出了一个致命的决定,去医院看望那第四辆车里被袭击的伤员,就是这个偶然兴起的想法,导致了震惊世界的萨拉热窝事件。本来大公夫人是可以逃过一难的,可是她也决定了取消原计划而跟随丈夫去医院。

与此同时,灰溜溜逃走的普林西普此刻正沮丧不已,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走着,路过了一家熟食店就进去要了个三明治。吃完饭从店里出来的时候,普林西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大公夫妇的敞篷车正向自己驶来!

他们在汽车后排一动不动地坐着,就像待宰的羔羊。普林西普瞬间就意识到,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,没有片刻迟疑,他拔出了自己的手枪,快速冲到汽车的右边开火,子弹射入了大公的颈部和夫人的胸口,不出一会就双双毙命。

这就是阴谋在真实世界中如何运作的:状况不断,意外连连,简直可以说是一团乱麻,与那些阴谋论的主角们诸如罗斯柴尔德家族总是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、似乎地球都以之为中心完全不同。往往是不起眼的小事、不经意的机会、人们的错误成就了阴谋。

这与我们的认知模式是多么的不同,我们总是相信精巧的设计、人们利用知识和权力无所不能,而这往往落入了阴谋论的桎梏:阴谋论就是相信这世间所有的阴谋,都如一台马基雅维奇式的精密机器。

本文摘编自韦茜《应该如何辨别“阴谋论”》,转引自微信公众号微思客WeThinker(微信号:wethinker2014)。

非常感谢大家创作或推荐好文供大家分享学习,有关稿费支付及知识产权事宜请发邮件至dushuren@luojilab.com

我总觉得,“创业”的反义词不是“上班”。

而是“阴谋论”。

相信阴谋论的人——

相信911是布什总统的自导自演;

相信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了世界;

相信共济会、骷髅会的隐秘存在。

总之,相信牛逼者已经安排好了一切。

创业者拥有完全相反的世界观——

1,老大们也许强大,但是总有漏洞。

2,世界也许美好,但是总未完善。

3,牛逼者也许存在,但没准就是鄙人。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