尸骨堆山的权力游戏 – 作者:杜敏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5-04-09 08:57 ė 6评论关闭

京观是中国古代战争的产物。

我国古代的战争的交战双方在战争结束后,战胜的一方为了向世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炫耀自己的赫赫战功,往往将战败一方将士的尸骸收集在一起,堆积在大路两侧,然后再用覆土夯实,形成一个大金字塔的土堆,这种土堆历史上称为“京观”、“京丘”或“武军”等。

简言之,京观就是由几百乃至几万具败军尸骸筑成的累累尸冢。不用看,光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,但它却是纪念战争胜利和巩固权力的有效方式。

那么,京观到底怎样衍生出权力的呢?

额……占地一两亩,高七八米以上的骷髅堆搁你面前,还有谁敢不服的?要是我也立马俯首称臣。是的,京观就是把它最残暴、血淋淋的一面直接地摆在所有人面前,让你切身体验这种宏大恐怖的景象,进而化成一道道威慑和惩戒的符咒,时刻勿忘敬畏、勿忘顺从。

历史上,京观就曾见证了一个草原部落到蒙古帝国的迅速嬗变。

1203年,铁木真率本部战士大败势力强大的乃蛮部,“尽杀其诸将族众,积尸以为京观,乃蛮之势遂弱。”而且自此战之后,“哈答斤部、散只兀部、朵鲁班部、塔塔儿部、弘吉剌部闻乃蛮、泰赤乌败,皆畏威不自安”。

就是说,不管多么狼性勇猛的人看到京观也会触目惊心,惶惶不安,蠢蠢欲动的狼子野心瞬间化为玻璃心了。

最初,被征服者不得不服从,这是为避免惩罚而不得不采取的表面的服从行为。接着,京观耸立在那里,无论见与不见,所有人都能感到它的存在,随着时间的流逝,服从很可能演化为一种习惯。

最后,在赏、罚、教化等多重手段的综合作用下,服从的观念可能完全内化于被征服者的心中,这时,权力真正稳固地建筑起来了。

但是,京观的运用之妙,何止于此。韩非说,“杀戮之谓刑,庆赏之谓德”,一件具有惩罚、威慑意味的工具,一旦不用,不是往往就会变成是一种恩赐吗?京观大抵也是如此。

比如,416年,刘裕北伐时,前锋檀道济俘虏四千余人,“议者谓应悉戮以为京观”,而檀却说:“伐罪吊民,正在今日”,皆释而遣之,“于是戎夷感悦,相率归之者甚众。”

不筑京观却收买了人心,收获了更大的权力,这正是权术的奥妙所在。

对权力主宰者来说,筑京观可以炫耀武力,征服异己,不筑京观则可以将自己打扮成泽被苍生、惠及冤魂的开明之人。不得不说,京观是权力建筑术的一大法宝。

本文由杜敏为罗辑思维编写。参考资料:朱兴和《中国古代的京观现象及其文化解析》周建江《“京观”及其历史轨迹》安广禄《漫谈京观》

非常感谢大家创作或推荐好文供大家分享学习,有关稿费支付及知识产权事宜请发邮件至dushuren@luojilab.com。

筑还是不筑“京观”,跟残暴抑或仁慈无关。

本质上,这是一种从“成本”角度的考量。

恫吓有效,节省战争成本,则极尽恫吓。

仁慈有效,节省战争成本,则极尽仁慈。

从成本看世界,别有一番风景。

经济学思维,是现代人的必备素质。

这也是我特别爱读经济学小品文的原因。

 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