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委员长炒股记 – 作者:霍启明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5-07-30 14:46 ė 6评论关闭

这几天,走在大马路上,或是在小饭馆子里,总听见人民群众痛诉股海无涯,回头是岸。有的老姐喷着悲愤的吐沫星子说:“赔的棺材本都没了,分分钟要上天台!”有的老哥咬牙切齿地说:“要不是胆儿小,我早背着炸药包奔证监会了。”

我想要对各位在股海里沉沦的老哥、老姐说:先从天台上下来,把炸药包放好,容我给你们讲一个陈年旧事,让诸位看看当年蒋委员长是怎样应对大股灾的,你们学习之后,再决定何去何从。

现在一提蒋委员长,大家总是浮现出一副霸道领袖的形象,其实他在青年时代一直混不上革命的快车道。蒋介石参与革命道路,完全是在他的大哥陈其美手下混的。1916年,陈其美被袁世凯派来的刺客给做了。失去大哥照应的蒋介石,一下就成了国民党内没啥根基的小角色。

而且当时孙中山的军队都是广东人,地域和派系观念极重,作为一个江浙人,蒋介石很受排挤,根本出不了头。于是1919年蒋介石离开广东,去了上海发展。

时来运转,郁郁不得志的蒋介石却刚好赶上了上海证券市场的投机风潮。

因为一战期间上海的出口贸易极其红火,很多海上商人都发了大财,国内外资本云聚上海滩。但是在战后,各参战国都搞贸易壁垒,上海的出口量锐减,大量热钱无处安放,自然而然地流向了刚刚萌芽的期货市场。只要你交得起手续费,不管是各租界,江苏省政府,上海市政府,随便哪家都可以发执照给个体法人开办证券交易所。到了1921年10月,上海已经有交易所140多家,定额资本达到一亿八千万银元。

在这次上海投机风中,蒋介石做的是多头。什么是多头?就是低进高出,先不断炒高持有股票价格,然后高位出手牟利。假设原始股以每股50元放出去,一个月后再以破百价位把股票陆续买回来,目的就是释放交易利多行情,让股民心理预期增长,跟风追涨,拉动股票升值。如此循环往复,蒋介石就靠吃这些虚长的泡沫,极速地攫取暴利。中国的事情永远就是这样,一见利益大家就疯了,盲目入市后被人稀里糊涂地薅羊毛,薅得跟葛优似的。1921年是如此,今日也是如此。

靠着投机的风生水起,蒋介石一下发了大财,各种胡吃海嫖。以下为蒋介石日记中此时期的肉体激荡实录:

1月14日:“晚,外出游荡,身分不知堕落于何地!”

1月15日:“晚归,又起邪念,何窒欲之难也!”

1月18日:“我之好名贪色,以一澹字药之。”

5月12日:“余之性情,迩来又渐趋轻薄矣。奈何弗戒!”

9月10日:“见姝心动,又怕自馁,这种心理可怜可笑。此时若不立志树业,放弃一切私欲,将何以为人哉!”

9月24日:“欲立品,先戒色;欲除病,先戒欲。色欲不戒,未有能立德、立智、立体者也。避之犹恐不及,奈何有意寻访也!”

9月25日:“日日言远色,不特心中有妓,且使目中有妓,是果何为耶?”

……

在1920年岁末时,蒋介石发现全年花费已达七八千元,于是在日记中写道:“奢侈无度,游堕日增,而品学一无进步,所谓勤、廉、谦、谨四者,毫不注意实行,道德一落千丈,不可救药矣!”这个时候,毛泽东在北京每月的工资是八元。

炒股挣了大钱的蒋介石,脾气也见长。孙中山准备讨伐桂系军阀,急缺人手,曾在1921年初多次召唤蒋介石去广州助其作战,蒋介石的证券事业正是在上升时期,有点不爱去。后来在孙中山的反复催促下,磨磨蹭蹭地去了广州。到了发现自己还是没什么地位,不仅在孙中山那里说不上什么话,还和广东军阀陈炯明发生了矛盾。已经在上海无比风光的蒋介石哪受得了这个气,一赌气,背包回江南接着炒股。后来,孙中山又多次派说客劝他回广州,介石基本都是爱答不理的,心里想的是:老子现在有钱,不再受那鸟气了。

但是,1920年代初的上海金融市场是一个极端不稳定的屠宰场。当时国内的商业并不景气,股市的大热完全是靠人为炒起来的虚假市场。股灾是早晚的事,如击鼓传花一般,看到谁手里爆炸,不幸的是这颗雷在介石手里爆了。

到了1922年初,因为银根紧缩,资金出现缺口,而期股的交割期随后又逼近了,到时不能按约偿付,就会出现交易违约的局面。股民出于恐慌,大量抛售股票,虚高的泡沫一下被挤破。汹涌而至的挤兑潮,逼得蒋介石的操盘手洪善强自杀,交易所停摆,股市大地震。股灾一至,本所股狂泻不止,最终多头集团彻底崩盘破产,茂新、鼎新等蒋介石参股的证券交易所陆续倒闭。

这次股灾让蒋介石一夜之间从富翁沦落到负债60多万元,赔得裤衩都漏洞了。蒋经国仅仅几元的校服费,蒋介石都出不起了,哭得经国嗷嗷的。而且蒋介石的债主都是上海青帮大佬,不还钱能分分钟杀他全家,杀完扔黄浦江里,跑路都没得跑。

但蒋介石毕竟是一代枭雄,面对股灾,蒋介石没有走向天台,也没有报复社会。他通过大商人虞洽卿的关系,拜了上海滩黑帮教父黄金荣的码头。黄教父认定这个落魄的穷B日后定是人中龙凤,二话不说将蒋介石收为了门生,并帮他把债务扛了下来。所以日后委员长一直对黄金荣毕恭毕敬,一路礼遇。

勉强还了债务的蒋介石,一下陷入了新的迷茫,上海肯定是找不到出路了。但是蒋介石命就是这么的好,正在发愁没有出路之时,孙中山正好被陈炯明政变赶出了广州,蒋介石闻讯立即由沪南下,在孙中山最危急的情况下保护了他的安全,保驾有功的蒋介石瞬间就成了孙中山的心腹红人,进入了国民党的核心政治圈。

由此,蒋介石脱下上海滩小开的西服,重新穿上军装,奔赴革命沙场,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传奇人生。

本文作者霍启明,选自无界新闻,微信公众号wujienews。

补白一下——

当时,黄金荣设宴招待蒋介石的债主们。

席间,黄金荣指着蒋介石说:现在志清(蒋介石学名)是我的徒弟了,志清的债,大家可以来找我要。

债主们谁敢向黄金荣要钱?连声说“岂敢,岂敢”。

对个人来说,社会就是一个风险化解工具。

当好的风险化解工具缺乏的时候——

黑社会就是一个坏的,但是确实有用的工具。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