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都是控制狂 — 作者:万维钢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7-04-06 13:12 ė 6评论关闭

1你可能也有“算法厌恶”

有一个心理现象是这样的:

有个很好用的计算机算法,可以判断患者的病情是否恶化,准确率比人类心理治疗师高得多。但是大多数心理治疗师拒绝使用这个算法,他们总是觉得算法不靠谱,更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,有人甚至给这个现象取了个名字,叫“算法厌恶”。计算机告诉我应该选这个,我偏不选,我非得自己说了算。

这个现象其实有点像小孩和家长的关系。家长苦口婆心说“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,你应该这么办”。可是小孩有抗拒心理,说“我为什么听你的?我就要自己做决定”。

未来的算法越来越强大,做出的判断会远胜于人类。如果人类都有算法厌恶症,那怎么办呢?

 

2人们喜欢控制的错觉

近期,一篇名为《人们喜欢控制的错觉》的报道,介绍了一个特别漂亮的解决方案。

这是一项新研究的综述。芝加哥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商学院的研究者,想出的解决办法是:

允许人们在算法给出结果的基础之上,做一点小小的改动。

实验证明,人们对算法的结果,普遍不喜欢。可是如果允许他们根据自己的想法调整算法的结果,哪怕只能上下浮动2分,人们都更愿意使用算法。

如果满分是100分,2分的浮动其实毫无意义,这点控制权纯属错觉。而就是这点“控制错觉”,就足以让人更愿意接受算法的结果。

3当心,别被“控制错觉”忽悠

今天我们说的这个“控制错觉”,是个普遍的心理现象。

“朝三暮四”这个成语,说的就是虚拟的控制感。

直接向猴子宣布,早上给三个栗子,晚上给四个,猴子很不高兴。然后你表示接受了他们的抗议,改成早上四个,晚上三个,他们就很高兴。猴子,以为自己获得了控制权。

根据这个现象,我们将来设计软件、做产品或者向顾客推荐什么东西的时候,如果能给人一点虚拟的控制感,他岂不是就更能接受你的推荐吗?

为此我特意做了一点调研,还真有一些例子。

 

(1)推销

比如有个销售人员分享了他的一个经验。

他说,给顾客打电话推销,一旦发现对方有购买意向,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给他一点控制感。

最好是让他感觉是自己在“买”这个东西,而不是你在“卖”这个东西。你可以问顾客一些诱导性的问题,给他说话的机会。这样一来,大部分的话是顾客说的,而不是你说的。

你还可以让顾客说出各种喜爱偏好,感觉是在帮他定制一件东西。

这只是一个错觉——不管他怎么答,你最后推荐的可能还是这个型号的产品——可是现在顾客体验更好了。

现在买个什么东西,商家往往提供个性化的定制。其实定制的结果大同小异,没有本质的区别。比如买手机,定制了一个外壳的颜色。这大概也是提供一种控制感。

 

(2)量化自我

现在兴起一个运动叫做“量化自我”,人们穿戴各种身体检测设备,比如戴智能手环,恐怕也是一个控制错觉。

这些设备能实时测量和记录你的身体数据,你可以选择把数据分享到社交网络。可问题是,这些数据到底有啥用呢?

很少有人拿去做医学分析,大概也不会根据每次的新数据制定下一步训练计划,人们只是单纯地把数据记录下来。

如果你本来就是健康的,可能连医生都不知道,那些数据的细微变化对你的身体意味着什么。也许根本没有任何意义,无非证明你还是健康的。

但是精确实时的数据,给了我们一种控制感我们感觉对自己的身体尽在掌握。

这当然,是一个错觉。

那么现在我们知道了“控制错觉”这个概念,再遇到类似情况,大概也应该保持警觉,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拥有控制权。

 

(3)儿子的习题

最后说个我的实战经验。

为了训练儿子的数学,我买了本习题集,每次撕下来一页给他做。以前都是我选哪页他就得做哪页,他完全被动。有一天儿子说能不能让他自己选一页,我说可以。而且我当场决定,从此之后都是让他自己选择做哪页。

控制错觉让我儿子做题的愉悦感和积极性都提高了。而我知道,反正他都得做完这么一本习题集啊。

4由此得到

人都需要一点控制感。你生硬地替别人决定,对方就会有逆反心理。如果你稍微给他一点控制感——哪怕仅仅是个控制错觉——他都会更容易接受你的决定。啊不对,应该叫“建议”。

有一位游戏业的大佬告诉我——

1. 收费用户非常重要。但免费用户更重要。

2. 收费用户贡献现金,是现在;免费用户推荐新用户,延续未来。

3. 收费用户觉得免费用户很傻,陪自己玩。

4. 免费用户觉得收费用户很傻,花钱陪自己玩。

你看,每个人都有了控制感。哈哈。

再次、再次、强烈、强烈推荐万维钢的专栏。

我自己受益匪浅。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