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币之岛 – 作者:弗里德曼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4-01-30 12:25 ė 6评论关闭

1899年到1919年,太平洋上密克罗尼西亚的加罗林群岛还是德国的殖民地。群岛的最西端是瓦普岛,或称雅浦岛,当时,这个岛上的人口大约为5000到6000人。

1903年,一位名叫威廉•亨利•福内斯的美国人类学家到这个岛上住了几个月,后来他根据这个岛上居民的习俗和习惯,写了一本引人入胜的书。他肯定是对这些岛民所实行的货币体制印象深刻,所以他给自己的书起名叫《石币之岛》,我也按照他的书名,给我的第一章起了这个名字。(以下为该书引文)

因为该岛不出产金属,他们的资源就是石头,他们的劳动都耗费在搬动石头和磨制石头上了,石头就像文明社会里的所有物和铸币一样,是劳动的代表物。

他们把自己的这中交换媒介称为费(Fei),费是由大而坚硬、厚重的石轮组成,石轮的直径从1码到12码不等,石轮的中央有一个孔,这个孔的大小随石轮直径大小的不同而不同,人们可以在孔中插入一根杆,这根杆要符合孔的大小,而且要结实,这样才能负得起石轮的重量,便利搬运。这些石头“硬币”[是在离这个岛400里远的另一个岛上找到的石灰岩石],最初是由一些敢于冒险的当地探险人,在这个岛上开采并打制,然后再用独木舟和木筏运回雅浦岛的……

这种石币值得说道之处在于——石币的拥有者完全没有必要减少自己的拥有物。在做成一笔交易之后,如果这笔交易所涉及的费太大,大到无法便利地搬动石币的地步,石币的所有者会很乐意接受单纯的所有权认可,他们甚至都不愿意费累去做个标记来表明这种交换,石币仍然静静地躺在以前那位拥有者的地头。

我有一位值得信赖的朋友,名叫法图玛,他曾经肯定地告诉我,他们村子附近有一户人家,这家的财富是不容置疑的——也就是说,他家的财富得到了每个人的认可——然而,没有一个人甚至这家人自己,亲眼看见过或触摸过这笔财富。这笔财富是一块巨大的费,这块费的大小是通过传说而众所周知的,而这个传说已经传了两三代人了。从那时一直到现在,这笔财富一直躺在海底!很多年以前,这家人的一位先祖,在探险寻找费之后,获得了这块大得出奇并极具价值的石头。这块石头后来被搬到了木筏上,准备运回家来。木筏行到半途中的时候,海上起了风暴,为了拯救自己的生命,这群人砍断了木筏的缆绳,任其漂流,石头也因此沉入海底,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。这些人回家后,所有的人都证明说,费的体积极其巨大,质地尤其优良,石币的丢失也不能怪罪于拥有者。于是从那时开始,所有的人都从心底里承认,石头坠落海中只是一个意外事故,这事故太小,小得值不当一提,离岸几千码的海水影响不了石币的买卖价值,因为石头已经凿成适当的形式了。因此,这块石头的购买力依然存在,就像在人们的视线中毫发无损地躺在拥有者的家里一样……

雅浦岛上没有带轮子的交通工具,因此,岛上没有可以行车的道路,但岛上一直有几条清晰可辨的道路连接着各个居住点。1898年,德国政府从西班牙人手中买下了加罗林群岛后,获得了这个群岛的所有权,当时,岛上的这些道路或公路的状况非常差,有几个地区的首领得到通知,让他们必须把道路修好,而且要维护好。用大块的珊蝴胡乱铺就的道路对赤脚走路的当地人来说,非常适宜。但是,这个命令反复重申了多次,仍然没有人在意。最后,德国统治者决定向抗拒命令的地方首领征收罚金。

但是,用什么形式来体现这笔罚金呢?——后来,德国人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办法,他们派出了一个人,走遍了那些抗拒命令地区的每一家石屋和公共聚会场所,去收取罚金。到那儿之后,这个人只需在一批最有价值的费上用黑色画一个十字,表明这块石头已经被政府征收了。这个办法真的很神,那些愁苦的贫苦民众马上就修好了连接岛屿两端的道路,而且修得很整齐。现在,这些道路看起来就像公园里的车道一样。然后,当局派出几位办事人员,擦掉了画在石头上的十字。一眨眼的功夫,罚金抵消了,幸福的“石屋们”又重新获得了他们的资本所有权,并尽情享受着自己的财富。

本文节选自弗里德曼著作《货币的祸害》

罗胖曰:

这个故事让人联想起30年前的中国农村——

“点心盒子”在那时是个神奇的东西。

很多“点心盒子”从来没有被打开过,里面的食物甚至早已被掉包或变质,

但是也毫不影响它们充当乡村人情送礼的通用货币。

有什么样的信任关系,就有什么样的货币。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