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愿意跟我上床吗? – 作者:道格拉斯·肯里克

作者: editor 分类: 微信上的推荐 发布时间: 2014-08-02 08:29 ė 6评论关闭

经济学家西旺·安德森是研究“彩礼”(即新郎向未来新娘全家所支付的礼金)的专家。安德森对比了彩礼和嫁妆(即新娘的家庭在结婚时向新郎所支付的礼金)。虽然西方社会更熟悉嫁妆的概念,但在全世界范围内,彩礼更加流行。有关资料显示,彩礼存在于全世界2/3的社会中,而嫁妆只在不到4%的社会中存在。

为什么彩礼如此普遍?安德森认为,彩礼等于是为女性的生殖能力付费,至少在部分意义上是如此。在历史上,新娘的价格一直跟童贞联系在一起,年轻健康的处女要价最高,而已生育的女性往往不需要任何彩礼。

依据进化生物学的说法,彩礼经济学是跟“最低亲代投资”(minimum parental investment)的生物学原则联系在一起的。对于任何哺乳动物(包括人类),繁殖都意味着雌性动物怀胎数月,为胎儿供给大量能量,出生后还需要哺乳。相反,雄性动物就免于付出繁殖的高昂成本,对雄性动物的最低要求只是贡献精子。

然而,男性并不是完全搭便车的。由于人类的婴儿出生时尤为弱小,如果父亲在身边为婴儿和母亲提供资源,那么婴儿的生存机会和未来成功的机会都会显著增加。因此,当一个女人同意为一个男人怀孕、愿意为繁殖付出高昂的生物学成本之前,她和她的家庭常常会要求追求者证明自己提供资源的意愿和能力。对于男性来说,付出彩礼或是购买订婚钻戒,就像是交付定金一样,是为长期相伴提供资源的承诺。

在一篇关于性经济学的论文中,社会心理学家罗伊·鲍迈斯特和凯瑟琳·福斯提出,两性在繁殖方面的生物学差异形成了这样一种局面:男性愿意为性付钱,而女性则来定价——其形式可能是金钱、承诺或是其他资源。如果男性不愿做出长期的承诺,女性就会为自己的感情制定一次性的高价,就像皇帝俱乐部提供的三陪服务一样。鲍迈斯特和福斯认为,男性有寻找最低价格的性的动机,而女性有获得最高价格的动机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性对于女性来说是成本,而对于男性来说则是机会。

想想你在选择结婚或是约会对象时关于智商的最低标准。例如,你对结婚对象的最低要求是什么?然后再想想,如果你只是在选择性伙伴,那么你的标准是否会发生变化?例如,你在寻找一夜情时,对对方的最低要求又是什么?

当道格拉斯和他的同事询问大学生对于各种关系的最低要求时,男性和女性对于约会对象的要求非常相似(至少要有正常的智商),两性对于结婚对象的要求也趋同(要有中等偏上的智商)。但是对于性伙伴,尤其是一夜情,男性与女性的要求就产生了显著分歧——女性只愿跟智商远远高出平均水平的男性上床。当男性不会一直陪在身边时,女性为自己开的价就高得多,有时甚至一天要31000美元。但是,男性倒愿意跟那些智商低于平均水平的女性发生性关系。

美国男性对于性伙伴的要求之低,并不是他们所独有的。戴维·施米特和来自6个大陆、118人的研究团队发现,在他们考察的52个国家里,都存在着同样的模式。但是,所有研究的依据只是人们写在调查问卷上的情况,如果为男性和女性提供了真正的一夜情的机会,又会如何?他们的回答仍会如此不同吗?

20世纪80年代有一项研究如今已成为经典,当时研究人员会直接走到异性大学生的面前说:“我注意你很久了,我觉得你非常迷人。”对于这样赤裸裸的恭维,这位大学生可能会大吃一惊,还没等他(她)回过神来,研究人员就接着问:“你愿意跟我上床吗?”

对于这样的邀请,你会作何反应?如果你是女性,那么你很可能会拒绝。事实上,100%的女性都拒绝了研究人员提出的“性请求”,这并不是因为这位男性研究人员的长相吓人或是缺乏吸引力。如果他换一种方式,问她:“你愿意跟我约会吗?”50%的女性都会同意。

但如果你是位男性,我敢打赌会是另一种结果。当陌生女性向他们提出一夜情的建议时,超过70%的男性同意了。事实上,与约会相比,男性更容易同意与女性上床。一些男性甚至会问:“我们一定要等到今晚吗?”而那些表示拒绝的男性都会同时表示感谢和歉意,还会说:“噢,谢谢你的邀请,但是我刚刚订婚了。”

10年之后,当艾滋病已为公众所了解时,这些研究人员又进行了一次同样的实验。天啊,什么都没有变:超过70%的男性还是会说“当然好”,但仍然没有一位女性接受邀请,她们都会表示出反感,并且说些类似“神经病,快滚”之类的话。

两性在对待一夜情的谨慎程度上的差别,与最低亲代投资的基本生物学差异是一致的。一旦女性怀孕,她将付出高昂的生物学成本:她要怀胎九月,并在之后的许多年中养育孩子。相反,如果男人有了一夜情,他在生理上的投资只需多吃一块牛排就补回来了。

本文摘自《理性动物》,中信出版社

依据书中的数据,毕竟还有4%的社会存在“嫁妆”。

比如印度,底层社会的人,如果生了女儿,全家会不开心,因为是“赔钱货”。

我的阅读面所及,还没有人能提供对这种奇异习俗的令人信服的解释。

这就是社会科学的魅力所在。

不管你提出一个多么让人拍案叫绝的理论模型,总有一些“特例”跳出来捣乱,逼着你继续想。

学术的乐趣总在于追寻真相。

学术的败坏总在于捍卫真理。





不便微信扫描二维码的朋友,查找微信号:haowen_fxq,添加“小爱·分享”为好友,在朋友圈中为你分享其他精彩文章。
0
Ɣ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