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 - 罗辑思维

Monthly: 二月 2015

网络把我们变傻了吗? – 作者:辉格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8
2008年,尼古拉斯·卡尔发表文章“谷歌把我们变傻了?”,告诫世人,互联网带来的信息泛滥,正在剥夺我们的专注力,变得浮躁而浅薄,不再有深入阅读和独立思考的习惯,也逐渐丧失记忆力,最终将变成信息技术的奴隶;此文轰动一时,2010年作者又将其观点扩充为一本书《浅薄》,并以此赢得2011年普利策奖。 也常听媒体从业者说,微博时代,阅读碎片化了,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那朵著名的交际花普齐 – 作者:malingcat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7
网上查资料,查到她的照片,四个字:惊为天人。想必作如是观的人不在少数,资料说,在19到20世纪之交的“美丽年代”,她被誉为“最美的女人”,音乐厅前张贴着她的海报,明信片上印着她的玉照,报刊上登着她的芳名,到处都是,全巴黎为之疯狂,除了她,巴黎没有别的女王。利亚纳·德·普齐,中间代表贵族出身的那个“德”字是冒用的,连普齐这个姓氏也是挪用自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我痛恨不理解睡懒觉的人 – 作者:杨早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6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我认为睡觉与吃饭、性交一样,属于人的自然权利。但这项自然权利,在现代社会被剥夺得很厉害。你从上幼儿园到上大学,基本是没有睡懒觉的权利的。每天叫小孩起床,不让他自然醒,因为承受不了糟糕的后果:他会迟到,在幼儿园则没早饭吃,在学校则受老师批评,同时,你也会迟到,记缺勤扣工资被上司数落。我认为这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失意者暴政 – 作者:连岳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5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艾力·贺佛尔(Eric Hoffer),1902年生于纽约,父母是法国移民,经历相当传奇,首先体现在视力上,五岁时他已能阅读德文与英文作品,七岁却莫名其妙地失明,十五岁时又莫名其妙地恢复视力,他因此陷于再次失明的恐惧,疯狂阅读。 十八岁时,当木匠的父亲去世,由于家境贫寒,木匠工会支付了葬礼费用,还给了孤身一... [阅读全文]
ė 61条评论 0

长不大的成年人 – 作者:唐映红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4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据报道武汉的一名44岁的母亲怀上二胎后因为13岁女儿的强烈反对,并以“逃学”“跳楼”相威胁,不得不终止妊娠。近几天,山东烟台、吉林长春都相继报道了相类似的新闻。俨然“过老大一关”成了准备生育二胎的父母普遍的焦虑根源。 有意思的是,这边厢父母为生二胎要设法先搞掂大孩子;那边厢年轻人又要为春节临近的父母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权相元载的倒台 – 作者:孟宪实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4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唐代宗大历十二年,公元777年。这年三月,内忧外患的唐朝,爆出一个期待已久的大新闻,权相元载被抓了!这是一颗巨大的震撼弹,朝野内外,无不震惊。事后诸葛亮们很快反应过来,老神在在地说:这是早晚的事!更多的人像吃了定心丸,大家的共同反应是:终于动手了。 元载的专权已非一日,贪腐的劣行更是公开的秘密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被退休之后的赫鲁晓夫同志 – 作者:张明扬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2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1964年10月14日,在一场不流血只动嘴的宫廷政变之后,苏联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同志退休了。 对于苏共来说,处理前最高领导人的退休事宜是件非常新奇的事。事实上,在整个苏联74年的历史当中,只有赫鲁晓夫一个人有过“退休”的经历,无论是在他之前的列宁和斯大林,还是之后的勃列日涅夫、安德罗波夫和契尔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钱的定义 – 作者:连岳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2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不少词需要重新定义。 多年以前,在一个复杂的大单位,有次在楼梯碰见一位平时看起来很温和的同事,他刚理了个寸头,我随口夸奖一句:很性感啊。我以为会收获一句“谢谢”,没想到他却暴跳如雷。后来才知道,他认为我这个词是侮辱,超过了他忍耐的极限。 这说明,对一个词的定义不同,能引起截然不同的反应。一位将“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爸爸,不要逼我听马勒 – 作者:许莽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0
本文由腾讯《大家》授权罗辑思维转载 “不要,就是不要!”小家伙从沙发上蹦起来,把他按回去,又蹦起来。几番挣扎之后,趁我松手的当口,他一溜烟跑出书房,转头扔给我一个对抗性的眼神。 威权主义的落败。这个确然的结论,瞬间从内心产生。我以为我会揍他,但是我没有。我只是怔怔望着手中的唱片,和那套已经处于待命状态的音响。原本,如果我的意志和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
我会采更多的雏菊 – 作者:纳丁•斯特尔(美国诗人,时年87岁)

editor | 微信上的推荐 | 2015-02-20
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, 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。 我会放松一点,我会灵活一点。 我会比这一趟过得傻。 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当真。 我会疯狂一些,我会少讲点卫生。 我会冒更多的险。我会更经常的旅行。 我会爬更多的山,游更多的河,看更多的日落。 我会多吃冰激凌,少吃豆子。 我会惹更多的麻烦,可是不在想象中担忧。 你看,我小心翼翼地稳健地理智地活... [阅读全文]
ė 6评论关闭 0
Ɣ回顶部